球糖青云兽

每天都在掉粉的我

情难自制剧情补
我果然很难写连贯性的文
我尽量这周把这组漫画出来
大概还有五格以上
全员的脸都会画出来
附赠睡袍draco(腿光溜溜)
还睡破特对床(快看裙底)

情难自制2

溺爱网站上不去了?

“hess,你不会真的和他赌了什么吧。”
“停下,ron,你让我更懊恼了。”
hess拉开床幔用枕头砸在了ron脸上
“只是现在时兴的赌注,um,你懂的,分化猜测。”
“所以你拿我和malfoy去赌了?”
harry爬起来去撩hermes的床幔
“你的行为性格百分之八十以上符合图书馆的书里对一个向导的描述,harry,我早就分化成了向导并且我们时刻都在一起,对于这个-我稳操胜券,谁不想挫挫他的锐气-我们同为向导,harry。”
“为什么他就能猜对了,hess,我一直以为你是年级里最棒的向导。”
ron也凑过来爬上床把枕头扔过去
“是的,我是,至少是在格兰芬多。”hermes停顿了一下
“因为你的思维百分之三十以上都更像一个哨兵,granger。”
“晚上好,小巫师们。”
礼貌性的敲门后,校长标志性的白胡子出现在了门口,旁边是穿着睡袍的draco
梅林,睡袍的malfoy。harry感觉像有苹果噎在了喉咙之后一头龙吐了龙息把他烧成了万圣节火鸡
“校长和我协议,我不得不尽我向导的职责,“看护”某个新分化的哨兵以防止他把自己炸碎,你应该感谢梅林,potter。”
draco的环顾室内抿了下嘴唇,最后选择把床放置在hermes旁边--harry的对面

“你现在不适合被我疏导,鉴于你现在的情绪波动如此之大。”
draco用魔杖调整着被缩小的床到合适的大小,最后他挑了一下眉毛,放下了绿色的床幔
“尽管不情愿,做个好梦。”

《鱼》1

驯龙au
旧设瑞偶尔出没(真的)
金瑞金,嘉瑞

这里是博克岛

一年里有九个月在下雪

我们是维京人

1362年九月,难得和煦的阳光里,维京人最受期待的战船缓缓离开了船坞
船载着彩带和战意激昂的维京战士,他们的族长,族长夫人和年仅六岁的接班人也在行列中
温暖对维京人是那样的可贵
在族长的号令下,维京战士们摇动船桨在歌声里远去

转年三月,维京人们期待的挤满港口,他们手里装满了慰问战士的肉和牛奶
浓浓风雪里,缓缓进入港口的却只有一条船
人们以为船的次序有变化,拉行的很远
维京人们依旧唱着歌
但数个小时过去了
心焦的人进入了战船
船上只有年幼的继承人



“格瑞,你非要每天训练这么久吗。”
凯丽趴在树枝上吃着奶糖,黑色的头发垂了下来被
格瑞的长刀不断劈砍带动的风吹动着,头发拂动带来的痒意弄的她咯咯的笑着
“……”
带着风声,嫩绿色的长刀直接齐柄没入了大树
“真是不绅士,要不是你这张脸你这样哪有女孩子喜欢你。”
凯莉在树干碎裂开之前从树上跳了下来,轻巧的落在了雪地里
“我不需要。”
格瑞从木碎里捡起了他的刀重新搭上了肩膀,迈起他的腿往村庄边缘前行

博克岛这个月依旧在下雪
时隔十年,维京人们依旧沉在悲伤里,即使酒馆里每晚依旧欢声笑语,可深夜里他们凝望着船坞,依旧泣不成声
坚强的维京人不会在他人面前哭泣
包括他们年轻的继承人,他的内心充盈着复仇的火焰

傲罗工作4.1

“两套制服?以往你只需要一套的,另一套是给谁准备的?”
pansy擦掉了嘴唇上的酒滴低吟了一声,疑问的看向了draco

“傲罗的工作,我需要和weasly一起去。”
draco对ron解除了石化咒,随即脱下制服随意的坐上了沙发,拿起了新倒好的一杯酒

“亲爱的,你可总给我添麻烦。”
pansy拿起魔杖用飞来咒取过了她的测量道具,手里拿着卷尺迈步走到ron面前

“呃,我需要脱掉我的外套?malfoy,你没跟我讲我们要来这里。”
ron面对拿着剪刀和卷尺的pansy好像猫咪看见了剃毛刀。

“我不可能把所有的事都跟你讲,费时间还不讨好,你就老实站好就可以了,不要驼背,不要站不直-”
draco摇着酒杯叹了口气
“pansy-尽管做你的,红发的模特很少不是吗。”

“即使是那样,我也没法想象你们见面没有打一架反倒现在这样和平共处。”
pansy拿卷尺测量着ron的肩宽,像只小鸟似的一边工作一边叽叽喳喳用咏叹调来抱怨
算好尺码后pansy绕回茶几喝掉了最后一口酒末了捶了draco一下就回到她的工作间了

“所以她在战后做了这样一份工作?”
ron磨磨蹭蹭拖着步子坐在了draco旁边
“你认为我们会做什么样的工作,继续当食死徒?”
draco用他的鼻子发出嗤声

ron感觉回不上话,只能转移视线,盯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
吊灯中间的水晶镜迷迷糊糊映过draco的侧脸,和他自己的轮廓
这个搭档没他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
ron把他的外套盖在了睡着了的draco身上

情难自制1.3

忘记发了

“draco,你感觉到什么了。”
blaise放下了书,把手按在了draco手背上

“我打赌,是新分化的向导。”
pansy丢下了她鸦青色的羽毛笔,眼睛闪烁显得跃跃欲试:“可真够晚的-是赫奇帕奇那几个没分化的吗,亲爱的,这次我可不会再分辨错了。”

“不,pansy,不对。”
draco轻轻叠起了他的双腿,西装裤勒出了他稍显稚嫩的腿部线条,袜带吊起的袜子让脚腕更加纤细。
“有人……分化了,是哨兵,pansy-你新买的那包糖果是我的了。”draco挑起细长的眉毛看着pansy

“噢-没错,draco,我想吃那包糖很久了,她摸都不让我摸一下。”blaise笑的快要倒在沙发下

“不,draco,你真是个小恶魔-如果是那样我们为什么不去看看呢,他到底分化成了什么。”

“敬你顽强不屈的精神,和对那包糖的执念,就让我们去看看吧。”blaise举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起身,随即伸出手拉起了draco



“harry,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ron趴在harry的床上,瞪大着眼睛观察着他分化后的身体状态

“你身上的魔力紊乱,你没法控制它们,这情况不应该出现,分化后三小时魔力绝对应该平稳起来了。”
hess抱着厚厚一本书瞪大着眼睛不放过harry脸上每点变化,并用自己的魔力尝试疏导

harry被盯得毛骨悚然,拿起了旁边的玻璃杯喝水来掩盖自己的脸

玻璃杯应声碎裂开,水洒在了整个床铺
他顿了一下

冰凉的水带给harry的是不同的感觉,更黏,更湿冷,他感到身上的衣服是那样粗糙难耐,就好像他在穿着干草做的衣服

“他分化成了哨兵,granger,你赌输了。”
draco倚靠在门框交叠着双臂,轻挑着他浅色的眉毛
他旁边站着pansy和blaise

“你和他赌什么了,hess。”ron猛的转头看向hermes
“没什-”

“听说有一个小巫师分化成功了。”,三人自动往旁边挪出一条路,邓布利多出现在了draco的身旁“亲爱的,draco说的没错,harry确实分化成了哨兵。”






那什么,我感觉我在写赫德(烟)

情难自制1.2

1.2

“天呐,hess*,harry他-。”
Ron睁大了眼睛还来不及去呼叫在隔壁调配魔药的女士,一排玻璃就突然依次粉碎,外面传来小巫师的
尖叫声
Hermes和Ron也被这股能量掀的差点掉下窗户
“hess?见鬼,Harry又魔力波动了吗,hess,你怎么还攥着那本书。”
“女士!请查看Harry的状况,他又开始魔力波动了,这不是我能安抚的范围。”
Hermes撑扶着墙勉强抬起手把调查册扔在了Ron身上收获了一声惨叫
“你太吵了,Ron。他用精神力抗拒了我的疏导,他恐怕分化成向导了,女士。”
“孩子,你看起来很糟糕,让你的同学扶着你去隔壁休息,这里让我我来处理。”

“噢,我亲爱的draco,真高兴你注意到了我新的口红。”
pansy拥着draco的手臂,两个人挤得像两只小鹌鹑
draco陷在图书馆的沙发里耸了耸肩,pansy和blaise各坐在一边像守着财宝的

blaise翻了书的最后一页
“希望你还记得是谁提出要来图书馆看书,pansy。”
“当然,为了我变形课的论文。”
pansy从袍子里伸出手认命的拿起羽毛笔
“等等。”
draco突然按住了blaise起身的腿
“医务室出事了。”







*hess,Hermes的昵称

情难自制1.1

我知道你们嫌我短
所以我就不一章一章写了
一节一节写(耶!)

《情难自制》
注意,draco强制换阵营,ooc是必定
我是蛇院吹(抱拳)
主哈德(哈利翻身把歌唱),蛇院draco为中心(潘德,布德),我写文几乎没有写副cp的爱好(重点),罗德看情
况(顺便,赫敏性转,赫尔墨斯挺帅的不是吗)
二次设定很多
-------------------“draco是特殊的孩子,你不明白吗,斯内普。”纳西莎攥紧了酒杯---------------------
draco是斯内普的教子设定(我知道原著没这玩意)
说实话我感觉你们挺清楚哨向的设定,就不提了

这个世界分三种人
普通人,哨兵,向导
已知仅有
德拉科-向导
布雷斯-哨兵
潘西-哨兵

pansy大喊着:“draco,跑!”
pansy黑色的短发被脖颈上的伤口染成褐色,她躲在岩石后当掩体,手里紧攥着她的魔杖。
draco只感觉头脑飞速运转身子却毫无反应,脸色苍白的看着她生生被撕下一块肉的缺口,苍白的手指
紧攥着他的魔杖。
blaise已经被湍急的河流不知道冲去了哪
下游,他想
“去找blaise!这我能应付,该死,potter!你在哪,带draco走!”

这个魔法世界绝多数是哨兵,普通人=麻瓜
向导稀少,每年都有巫师因为没有向导安抚精神力暴走死亡
而救世主因为魔力强盛难以自控,分化前一个月时刻处在暴走边缘
draco临危受难
draco:“所以你们就把没有引导好他如何控制魔力的包袱甩在我身上了?”

有伏地魔搞事有阴谋有黄金四+2有友情有原创剧情
二年级小龙强行被揉进格兰芬多三人组
非典型霍格沃茨,有改动

harry看着格兰芬多宿舍里多出来的一张挂着绿色丝绒帷幔的古典木质大床
他睡了吗
他想着,手按在了稳定跳动的心脏上

1.1  临危受难

今天可以说是平常的一天,噢,白色的云朵就像棉花糖那样松软,随着风飘动
亦或是哪个小巫师又从扫帚上摔了下来,进了医务室
但幸好今天没有什么小巫师惨遭不测——摔下来,坩埚爆炸,恶作剧魔法
因为今天医务室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你要是好奇偷偷推开门,你会发现一地的玻璃残渣——来自于盛放各种药剂的玻璃瓶
这些玻璃瓶当然不会轻易摔碎——所以这不是你准备向医务室推销塑料瓶的好时机
这些碎渣的制造者是我们的救世主,黄金男孩
他有数不清的英雄称号,他的父亲是詹姆斯波特,他的母亲的伟大女性莉莉丝波特
今天是不平常的一天
今天是哈利波特的分化日

他绝对算是同期生里分化得晚的
一部分小巫师在分院前分化成功,一部分在一年级断断续续分化
拖到后面的情况少之又少
看看这一地的碎片——分化期拖的越久分化日的反应也就越剧烈
这体现在哨兵在分化月难以控制魔力和身体
向导在分化月难以控制精神力

“女士,他什么时候才能醒,他已经昏过去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按您的小巫师分化昏迷时长记载册他明显
创造了新的记录,老天,不让我省心的家伙,我又替他记了两天的笔记。”
赫尔墨斯 格兰杰翻着在魔法下依旧保持洁白崭新的纸张,罗恩 韦斯莱则负责扛着这本厚重的书以供赫尔墨斯双手
快速翻动同时担当着盯住哈利眼皮的职责

新文《情难自制》

《情难自制》
主哈德(哈利翻身把歌唱),蛇院draco为中心(潘德,布德),罗德看情况,不是太想加上他(顺便,有点想让赫敏性转)
二次设定很多

“draco是特殊的,你不明白吗。”纳西莎攥碎了酒杯。

draco是斯内普的教子设定
说实话我感觉你们挺清楚哨向的设定

这个世界分三种人
普通人,哨兵,向导
已知仅有
德拉科-向导
布雷斯-哨兵
潘西-哨兵

pansy:“draco,跑。”
pansy黑色的短发和她新买的绸制衬衫被脖颈上的伤口染成褐色,她躲在岩石后当掩体,手里紧攥着她的魔杖。
draco只感觉头脑飞速运转身子却毫无反应,脸色苍白的看着她生生被撕下一块肉的缺口----她那天是如何跟他炫耀她这件新买的衬衫上的暗花。
blaise已经被湍急的河流不知道冲去了哪
下游,他想
“去找blaise!这我能应付,该死,potter!你在哪,带draco走!”

这个魔法世界绝多数是哨兵,普通人=麻瓜
向导稀少,每年都有哨兵因为没有向导安抚精神力暴走死亡
而救世主因为魔力强盛难以自控,分化前一个月时刻处在暴走边缘
draco临危受难
draco:“所以你们就把没有引导好他如何控制魔力的包袱甩在我身上了?”

有伏地魔搞事有阴谋有黄金四+2有友情有原创剧情
二年级小龙强行被揉进格兰芬多三人组

harry看着格兰芬多宿舍里多出来的一张挂着丝绒绿色帷幔的古典木质大床
他睡了吗
他想着,手按在了稳定跳动的心脏上
他从未觉得如此满足

傲罗工作第三.2章

我最喜欢pany了,她能让我想到杀手不太冷里的萝莉

draco用手帕捂着口鼻,另一只手拽着僵硬的ron的后衣领,踩着带着烟灰的皮鞋迈出了pany家装饰古典的壁炉

“噢,pany,你喝酒不叫上我。”
draco随意把ron精准的扔在了一块没有波斯花纹的羊毛地毯铺着的地板上

“梅林,这时候可是你的上班时间,我哪有那么大魅力让我们现在最抢手的圣芒戈医师来陪我喝上几杯。”

pany赤裸着脚叠着双腿踩在地毯上,慵懒依靠在那块又大又松软的靠垫,她的齐脸短发显得有些散乱,有些黏在她红润的脸颊上,纤细的眉挑了起来
“地上那东西是什么,你准备处理的-嗯,尸体?”
pany摇了摇酒杯说话间又喝了几口
“是weasly。”
“噢天呐!我要告诉blaise,三年级时我就跟他打赌你有红发情节*,blaise他非要说你有黑发情节*,当然,如果是黑发情节我们两个不介意都做你的情人,虽然很好但是我也不想跟blaise赌输。”
“pany---停一下,他还活着。”
“我还记得记忆消除的咒语。”
“没必要,就再给我来杯酒。”
“当然,甜心,我对你的要求有什么时候不满足呢---顺便,即使是傲罗制服你也能穿得如此优雅。”

draco脱下了傲罗大衣,仅仅穿了件丝绸衬衫,他挥了挥魔杖解除了ron的石化咒

“当然,甜心,我又什么时候不满足你的要求呢。”
draco牵起了pany的手轻吻
“我需要你帮我做两套宴会的礼服。”

*红发情节:看了太太的文后个人爱好比尔x德拉科的配对,暗指潘西看到罗恩和德拉科的相处方式和他从不对ron的红发移开视线,觉得德拉科迷恋红发
黑发情节:布雷斯对于哈德俩人秘密关系以他对德拉科的了解的推算,再加上他和潘西都是黑发(指布德和潘德)

☆本文宗旨是每个人都爱dra







ron:谁能扶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