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糖青云兽

每天都在掉粉的我

傲罗工作,第三章

“所以你穿裙子对吗,dracy小姐。”
ron笑的被烟呛了一口,毫无形象的倒在地毯上,深吸了一口烟,烟火掉在陈旧的毛绒上发出不好闻的味道

“注意你的言辞,weasly,现在跟我去找pansy。”
draco迈开他纤细修长的腿,视角问题ron愣是没把视线从他腿上的线条挪开

“是……噢,我说,pansy ,PansyParkinson,我们为什么要去找她。”

“去做宴会的衣服,你总不能穿着傲罗制服去,我想你的衣柜也没什么能穿去的衣服了。”

“……okey,我们什么时候去。”
“噢,weasly。”

draco对ron眨了一下眼,ron的直觉感到不妙
“统统石化。”
ron被石化在了地毯上
“你的烟灰掉在我皮鞋上的惩罚,天,你真沉。”
draco拽着ron的领子对壁炉撒了一把飞路粉

《谢寰》1

谢寰睁开眼,看见的不是原来满墙的海报,而是一些有些破烂的床幔
白色带着破洞的布料里透过阳光照在他脸上,抬起手他看见的是少年才有的稍稍发育的手掌,不同于少年人的是皮肤上淤痕划伤多得不只是调皮捣蛋的程度
谢寰愣了一会儿,就被腰腹上的疼痛彻底刺激清醒,他撩开自己的T恤
结果他没撩开,他穿的也不是原来的衣服了,现在穿的这明显是古装
他在电视剧电影里看过,料子摸起来倒也不像棉布,解开腰带看见的是腰腹有一大片淤青,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打的
轻轻撩开床幔,从缝隙里环顾屋子的布局
窗子破了一个角,明显没人维修,家具没几件,即使屋子不大也空荡荡的
想了想穿越小说里男主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忆
对,回忆
谢寰用力想了想,发现这记忆仿佛就是自己脑子里的一样(确实是脑子里的)
他能清楚记起以前发生的事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倒跟他一个名姓,今年十五岁,有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娘,他只能想起几面,但也足够漂亮
可比自己之前看的那些古装女明星好看多了!
感叹一会儿才想到自己这身子也没遗传他娘一点儿,长到十五岁眉眼跟他娘也没什么像的,普普通通不起眼儿,隔壁屋子扫地的仆人都比自己眉眼好看点,不由得可惜这辈子估计成不了个英俊潇洒小郎君了
自己倒是嫡出,但娘挂了,自己长得又不像娘,爹不疼娘也爱不着,搁这院子里倒自生自灭了
谢寰不由得皱起眉毛
他这是穿成了穿越小说的男主吗,惨成这样?

穿都穿了,搁人家家里做个混吃等死天天等欺负也不是个事(何况吃的也不好)
谢寰盘算了一下
现在在的是谢家
一个就算是没落的修仙外家
虽然传说祖先出过一个飞升的剑仙
但剑修往往是最穷,仇家最多的
剑修往往不能炼丹炼器,他们的灵气是暴烈的,没法掌握好炼火
剑修如图它的名字一样,直来直去,靠剑修炼,到不讲究灵修的天灵根等等奇异仙根,只要对剑的领悟上去了,境界自然上去了
而往往能跨阶对战的往往也是剑修
祖先这位,正好就是个穷剑修,飞升之后也没留什么东西给后代,倒一身轻松潇洒的很,留了一堆魔修仇家给后人
谢寰不由得咋舌
明年倒正好是仙门统一收弟子的一年
八年一轮,幸好他穿的时间比较好,不然叫他从小就挨这般欺负也太倒霉了
仙门也是分强弱的
最强自是凌霄派,也就是剑修门派
剩下的四处,流花门,逍遥门,苦乐门,散仙盟
正巧凌霄派和谢家是有协议的
谢家多年前出了个剑修,在凌霄派当了个长老闲职,也就是给家里开了个后门
但这后门也不是随便开的,收的自然是对剑有所领悟的弟子
谢寰不由得发愁
他上辈子摸的最多的就是手机电脑,哪里摸过剑
“大少爷?你怎么还没起呀,老爷叫你们所有的少爷去藏书阁呢。”
谢寰抬头一看,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莺黄色缀着流苏的散花裙,漆黑头发挽成两个发髻,插着不少珠花
正是唯一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妹妹
这妹妹和他自然不是出自同一母,她母亲正是现在最得宠的

也是母凭女贵,这小姑娘别看一堆乖巧的样子,这岁数已经是筑基前期了
没依靠任何丹药,灵力不是那些靠丹药筑基的人能比的
原身身上这伤就是被陈家保镖打的
陈家一个庶出少爷陈辰算是谢寰的老对头了。
在练剑场成天找谢寰的麻烦
昨天更是直接带了个保镖对他进行男子双打
幸好谢白纱那天落下个钗子在练习场里都到家里了又折回去拿
不然估计留下的不只是淤青
谢寰清晰记得她是如何用一双小手,撅断了一个身高至少一米八大汉的胳膊,和如何用她的白靴轻松的踩碎了那保镖的肩骨
谢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咔嚓几声倒是清脆
就这样这小妮子,天天求亲的媒人都快踩破谢家门槛了
“想什么呢!你怎么又不穿我买给你的衣服。”
谢白纱脸上的表情在撩开床幔后变得难以形容
就像看见一块滚进泥里的桂花糕
嫌弃的程度已经凝成水快滴下来了
“就那件深灰色短衣,都嘱咐你穿好了今天跟我去见爹,你就不能给他留个好印象,天天还邋邋遢遢的,长的一点都不英俊倜傥,真是浪费你娘第一美人的资质。”
……这种事情我刚刚照镜子已经感叹过了
“我觉得我穿这身白衣挺好的……”
“……你觉得你是长得跟嫡仙似的了?又没长相又没气质学什么仙人穿白衣,你不知道穿这个显你更难看了。”
谢白纱的脸已经要皱成柿饼了
真是彻头彻尾的嫌弃
真是亲妹
“爹还等着呢。”
谢寰还没回神就被谢白纱一手给拎了起来
谢白纱迈腿就跑了起来
颠的谢寰快吐了
她力气大得很,拎他跟拎小鸡似的

《谢寰》新小说一个文案

镇楼图只是我喜欢的表情包,不知来处
修仙,强强,原创,年下(伪)
作者我叫球糖青云兽
文案
谢寰,一个穿越者
穿进一个十五岁小男孩的身上
这孩子跟他倒是同名同姓
但是惨的很,虽然母亲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结果没遗传半分在他身上),也是嫡出,讲道理应该大富大贵
但母亲挂的早,当年母亲私自逃出来嫁给父亲,也不知道娘家在哪,母亲死后父亲对他不闻不问,庶出兄弟,姨娘欺负他不断,少吃少穿,天呐过的扫地的仆人都惨
修仙穿越小说里穿越者不是应该穿进一个绝世天才里美人左拥右抱?
咳,美人没有就没有了
但谢寰思前想后
做了一个决定
找个靠谱大腿抱再说

死皮赖脸攻x全能美貌凶残受
攻:师弟我听说有一种修仙之法叫双修,师兄别客气,在师弟身上随便修
受:……
转天
徒弟甲:听说没有,谢寰师弟又被大师兄搁广场的旗子上挂了一夜,咱们赶紧想法子把他救下来啊,挨顿揍又被冷风吹一晚修仙者也顶不住啊!
徒弟乙:(小声)他是不是又爬大师兄的床了,你说谢师弟也没个记性,大师兄是他这种层次的人惦记的了吗,大师兄要不是脾性好早给他打死了
徒弟甲:……(也就你这种迷弟觉得他脾气好)

全文有大纲,已经都想好了,只是时间和码字问题

draco看着harry缓慢的往他那迈了一步,但是他的皮鞋还未沾地便又后退
一步
两步
他随即转身跑了出去
draco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但他在他转身离开的再也坚持不住

他没想他动了真格
这样恨他
这样想杀他
他就死在这
这个盥洗室
没人知道救世主杀了他

draco这样想着
之后闭上了眼

“格兰芬多的爱是不真切的。”

手机电脑色差已经大到吓人的程度了
手机看会非常黄
电脑会粉粉的,肤色很正常
总之
我爱螺丝!
嘉瑞私心


“potter,你在愣什么。”
draco握着扫帚的木质把手,挑高纤细的眉毛往后靠着harry询问
“我只是在想,今天月亮真漂亮。”
harry收紧着抱在draco腰上的手,鼻尖深深埋在他的颈窝

“yap……但这就是你愣神的理由?看来这月亮美到令救世主也会多愁善感。”
harry托了托眼镜
“你知道我不是在多愁善感,我打赌,这是我见过最棒的月亮了。”
draco让扫帚慢慢升高,两人浮在满月的正当中,月光照得draco在隐身斗篷下的金发更趋于银白色,没有涂发胶的头发发梢在夜风里轻轻浮动过脸颊闪着光

我爱上他了,爱到无可救药
harry拢着隐身斗篷,一抬头正对上draco扭过来的侧脸,脑子咯噔一下全是这句话

“回天文台吧,太冷了。”
draco对手指呵了口气,拿出魔杖又加了个保暖咒,迈动一条腿成功把姿势调整成侧坐整个人挨在harry怀里
扫帚浮动了几下,高度差颠的draco笑了几声

“draco。”
我爱你
harry轻抚着draco被风吹的发红的眼角,吻了上去

draco只是闭上了眼睛,轻抚着对方的后颈,穿着西装裤的双腿轻轻叠起摇晃

想写轻松一点的东西,真的
算傲罗工作的前传……大概
dra最后倒戈做了间谍
俩人从一年级就几乎在一起
dra感情漂浮不定
harry一头扎死在斯莱特林的银海
dra从不沉溺其中
(撕)
反正,这车有人上吗,有人看我就写了
开车技术我觉得我还可以的

傲罗工作(到几了)第二.2章

前情
“你能指望比你小的后生?”
“当然没可能,我猜得到是你。”
“Nice,你为格兰芬多赢得了一分。”

“这有点太少了,Malfoy。”

“你指望更多?还是想我扣分。”

“咳,我们要雨停后动身吗。”

“是的,我们要去Hermes山。”

“那是什么地方,我从没听过,这听着像某人的孪生兄弟才会起的名字。”

“我不能再赞同,可那地方确实叫这个名字,别小看这个山,它跟某人一样难缠,还聪明。”

draco迈着步子陷进冰凉的沙发

“聪明?”
“没错,聪明,他会在十二月举办宴会,就在那座山。”

“不-我是说,恩,所以我们要等到十二月?”

“不,这个月-十一月会有一个预备宴会。”

“你知道怎么去。”

“当然,我需要一个女伴来配合,我也会易容-”

“等等,malfoy,我不认为在这座房子里还有一个“女伴”存在。”

“就在这,我对面。”
draco拿起三明治吃了起来,ron被三明治噎的满脸通红

“我不认为我扮成女人……是个好主意。”

“你在指望一个malfoy穿裙子吗,拉着你的手扶着你的腰是我退步的最大限度。”

“那你为什么不拔出你的魔杖来一分雌雄(:笑死)我不会跳女步!。”

“我知道,你男步也跳的不能再糟糕了。”

两人在交谈中迅捷的拔出了魔杖
与低年级时的恨意尖锐,学院阶级的彰显不同
draco挑起的眉毛和ron勾起的嘴角表示着两人明显对此兴奋得很

“看来你很怀念这个,红鼬。”
draco快步迈过墙壁后躲过ron的除你武器
陈旧的吊灯被两人发起在屋中弹射的魔法咒语打得闪着火花摇摇曳曳,吱呀的摇动声响在沉默在两人中间

ron拿着魔杖坐在地上靠着沙发,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点上
“Incendio。”

draco迈腿离开墙壁,跟着坐在旁边从银制的烟盒里捻起了一根烟
“我想你不介意。”

“什么。”
ron还没说完,draco就俯身凑近,把细烟的头部轻轻挨碰上点着的部分
“thanks,weasley。”

ron听着draco还余存着少年清亮的声音,低声笑了

“所以你穿裙子对吗,darcy小姐。”


下章写潘西

罗德,傲罗工作

女装为了什么
为了工作啊!
(麻瓜界有一宝叫美瞳)
(罗恩画不出来……)

卡文了

咳,酒醉dra
私心哈德